人到中年,却连一份保险都没有

  • A+

来日方长

人到中年,来日未必方长。作为一条咸鱼,我们该如何翻身?

不同的人和相同的危机

此间事未了,斯人已不再。许多人活着的关键词是:硬扛。

每天早起挤地铁,生病就自己吃药,习惯了故作坚强。以为自己已经为了生活拼尽全力,接下来应该一帆风顺,但生活往往在不经意间打破幻想:它偏不让人顺心。

李开复在《奇葩大会》上,讲了一个非常重要且严肃的问题:人失业了要怎么办?

他认为,未来10年,人类大约50%的工作,都会被人工智能取代。

而大多数人,害怕自己成为其中之一。

优秀的同行本就太多,只是为了活着,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像正常人,就要拼尽全力。就像赵雷唱着:“一个人在这座城市,为了填饱肚子就已经精疲力尽了,还谈什么理想。”

活着没有那么容易,许多成年人都在流泪前行。

演员徐婷的父母生了七个孩子,从小就有艺术天赋的她,成功考上了传媒学院,大学没读完,就带着300块开始北漂。

住的是地下室,五年来拼了命的拍戏挣钱给弟弟交学费、交房租、替父母还债、买房……无数次熬夜、大冬天累到腰间盘突出仍泡在冰水里拍戏、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、五年拍了几十部戏挣的钱全给家里了,自己从来不舍得花。

得了癌症后,她在微博写下:居然有一丝的轻松,我感觉我要解脱了。

心理学上有种病症叫“微笑抑郁症”。患者总在他人面前表现得很开心,内心却十分抑郁、痛苦,虽然他们在笑,但私下里,每天都在低落的情绪中挣扎。

这是一种常见的心理疾病。在大城市挣扎的人,大多都是微笑抑郁症患者。

一位网友分享过自己的故事,他说,“很多很多时候,在学校上课时,和别人聊天时,去商店买烟和老板娘笑谈时,都会笑得很开心。但是,吃饭时,走路时,在寝室时,在地铁站时,在街上走路时,在阳台抽烟时,总会感觉好迷茫,在人来人往的街头,感觉人群就像洪流,而我就像个孤岛,在这洪流之中。”

李健一首《十点半的地铁》曾唱出许多人的眼泪,在地铁上,一张张陌生的面孔,会让人渐渐放下戒备,暴露出真实的状态。

可怕的是,大多数人的真实状态,都是双目无神、疲惫不堪……

人终其一生只为躲避不幸

《天堂电影院》里有句台词,“生活不是电影,生活比电影难多了。”

我们不敢倒下,是因为身后空无一人。奔波一生,也不过是为了躲避灾难。

客观世界和心理世界的双重灾难。

2015年8月12日,天津的夜空被直冲而上的火光照亮,危险品仓库爆炸,威力波及方圆几公里。跑去救火的消防员和警察,牺牲了160多人,方志英24岁的儿子是其中一员。

2017年底,已经48岁还患有脑梗的方志英生下一对龙凤胎。两个孩子一个叫思思,一个叫念念,父母以此希望他们不要忘记大哥,以大哥为榜样。

她说,“有了孩子就有了寄托,有了希望”。

方志英夫妇和医护人员抱着龙凤胎 / 长江日报

这两个寄托来得过于高风险。40岁以上做试管婴儿成功率只有3%,冒着得糖尿病、高血压等巨大风险,方志英在失败了三次后,才如愿怀上。

故事的发展虽然充满希望,却也让人感伤。

想起周国平在《风中的纸屑》里的一段话:

“倘若我们既非乐观的诗人,亦非悲观的哲人,而只是得过且过的普通人,我们仍然可以甚至必然有意无意地掉头不看眼前的灾难,尽量把注意力放在生活中尚存的别的欢乐上,哪怕是些极琐屑的欢乐。

只要我们还活着,这类欢乐是任何灾难都不能把它们彻底消灭掉的。所有这些办法,实质上都是逃避,而逃避常常是必要的。”

方志英选择用孕育生命来走出丧子之痛,是一场用生命下注的赌博。

四年前,马航MH370失联的时候,韩寒在微博说:

太多事情无法预料。

公司裁员与金融危机,积劳成疾和致命绝症,家庭变故和意外灾难……它们或大或小,不打招呼就来。生活没有那么多“虚惊一场”,大多数时候人都躲不掉。

痛得多了,痛得深切了,于是时时刻刻提心吊胆:“下一个可别是我吧。”

健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

也有很多人,因为身体平时很好而限制了对恶疾的想象力。

有个医生朋友从只是“没大碍”的咳嗽,到被确诊为肺癌晚期,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。他说,“我不抽烟不喝酒,每天规律运动,饮食健康,不熬夜”,能有什么大毛病?等到确诊时,已是一场赢不了的赌局。

天津有个陈先生,每天生活压力大,作息时间不规律。他是家里的顶梁柱,新婚不久,儿子才满一岁,身体一向很好。他的舌头反复长溃疡,一开始以为是自己上火,可用了很长时间药也不见好转。无奈之下才去口腔医院检查,被确诊为舌癌。

江苏的高苏麟一周前,他只是说过有点牙疼。结果牙龈感染,迅速发展成了败血症。在重症监护室抢救了一周,他还是没能敌过多器官衰竭。

人,就是这样脆弱。

疾病来了,不曾想到它是用那样平常的症状来做提醒;而发现恶疾之后,又只能束手无策。

疾病面前,没人能幸免于难。

“虚惊一场”,真的太少见。

这样的故事其实每天都在我们身边上演。只是我们连唏嘘的时间都没有,生活节奏太快,以至于我们最后变成了那条不会思考的咸鱼。

“咸鱼”们不知道,在中国每年与癌症相关的死亡人数都在以令人吃惊的速度攀升。

国家癌症中心研究报告显示,平均每分钟有7人被确诊为癌症,4人因癌症死亡。中国分别约占全球恶性肿瘤新发病例与死亡病例的21.8%和27%,在184个国家和地区中,位居中等偏上水平。

恶性肿瘤的发病率在0到34岁处于较低水平,40岁以后开始快速升高。40岁是20岁的7.45倍。

保险行业重大疾病平均索赔年龄是42岁,正是收入和事业顶峰期,也是“上有老下有小”的高压期。

20岁时,来去自由无牵挂,万一真有个什么状况,可能父母年纪尚轻,身体尚佳,还能互相扶持继续过下去。可是40岁的你呢?一旦倒下,意味着几个家庭的崩塌。

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说,中国人八成的健康投资,都用在了临死前一个月的治疗。

40岁前拼命挣钱,40岁后花钱买命。是很多人的真实写照。四十而不惑,对于40岁左右的人士来说,无论是家庭还是社会的负担都是很重的,一场大病或意外对个人及家庭带来的冲击,可能使多年的苦心经营回到原点。

当大多数人还在为财务自由疲于奔命时,一场大病就足够让他们顶着房贷掏空家底。

人到中年,最怕的就是没有保险

当你有了一份保障,你就有了应对风险的底气,你也就不那么怕了,因为你知道无非如此,也知道如何去击败它,至少,不被它击败。

所谓咸鱼,就是人到中年了连一份保险都没有。

也许你有了保险你仍然改变不了咸鱼的命运,至少,你也不至于一败涂地,连个翻身的机会都没有。

因为一个未雨绸缪的决定,也许街头就会少一个跪地的家长,报纸上就会少一份求助的报道,微信上就会少一份卑微的众筹!与其含泪求助,不如含笑投保!

李宗盛在歌里唱的,“等你发现时间是贼了,它早已偷光你的选择”,太现实。

当你开始考虑一些事,情况或许已经变得异常艰难,你根本没得选。

生活不易,生存不易。

我们不必感谢苦难,但应该感谢保险。

是她,给了我们安全感。


weinxin
我的微信
大家好,我是香港保险持牌经纪人,从事香港保险八年多,博客记载的情况供大家参考,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公平公正公开的认识香港保险。想买香港保险的朋友可私信联系。微信:AIA-heidi

发表评论

目前评论:0